陶行知教育思想 首页 > 行知研究 > 陶行知教育思想
教育如何实现解放:以陶行知的“生活教育”为例(上) 来源:  作者:  点击率:4907次 时间:2018-02-26  

    摘 要教育既可成为控制人、实现社会等级的有效方式也可成为解放人、实现社会民主的有效途径。陶行知的"生活教育"是实现人的解放与社会民主的教育。解放个人、解放民族、解放大众、解放人类实现社会的民主、公平和正义是"生活教育"的价值取向;"闻知""亲知""推知"三种类型、性质、作用不同的知识是"生活教育"的知识论;以""为中心的"教学做合一""生活教育"的方法论。由此形成陶行知独具特色的"生活教育"理论。
  关键词陶行知;生活教育;价值取向;知识论;方法论

  已有研究乃至教科书将陶行知"生活教育"理论概括为"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分别为"生活育"的核心、场所、方法论,并将"生活即教育"概括为在生活中、通过生活和为了生活而实施的教育。这种研究反映出"生活教育"理论的一些内涵。但是陶行知从未说过"生活教育"就是上述三方面的内容。此其一;其二,从教育理论构成要素而言一个缺乏价值取向与知识论基础的理论不能自洽难以被称之为"教育理论";其三对陶行知的"生活即教育"做上述解读,显然是避重就轻因为陶行知明确指出:生活教育"是民族解放、大众解放、人类解放的武器""生活即教育就是要解放人类"。堪称中国教育史上第一位提出"教育即解放"的教育家。本文认为实现人的解放与社会的民主是陶行知生活教育理论的核心价值取向"闻知""亲知""推知"是生活教育的知识论教学做合一是生活教育的方法论;由于知识来源不限于学校和书本社会乃至自然界都是知识的源泉于是有"社会即学校"之说。由此,构成陶行知的"生活教育"理论。对"生活教育"做此解读不仅是对陶行知思想的还原而且对今日的教育改革亦有独特价值。
  一、人的解放与社会的民主:"生活教育"的价值取向
  教育是人为的更是为人的。因此教育是带有明显价值取向的人类实践活动。正是在不同价值取向及其支配下的教育目的的设定、教育政策的制定、教育内容与教育方法的选择等出现不同性质、作用和类型的教育。陶行知对此有清晰认识:"教育是什么?教人变!教人变好的是好教育。教人变坏的是坏教育。活教育教人变活。死教育教人变死。不教人变、教人不变的不是教育。"人是教育的根本与重心。重视人的教育莫过于积极创设条件让人不受束缚地得到全面、充分的发展。在《中国教育之出路》中陶行知指出:在封建社会与资本主义社会统治者视教育为控制人的方式,"徒为维护统治者并发扬统治者势力之手段非;为开辟新天地增进人类幸福之动力。""生活教育"就是打破这种束缚与控制人以达发展与解放的人进而增进人的幸福的教育指向人的解放与社会的民主。
  首先"教育是一种武器是民族、人类解放的武器。"在《生活即教育》中陶行知指出"生活即教育"是要将人从"害生"的礼教下解放出来将儿童从成人的摧残中解放出来将学生从书本中解放出来"生活即教育就是要解放人类。"他曾简明地说:生活教育是给生活以教育用生活来教育为了生活的向前向上的需要而教育。教育要通过生活才能发出力量而成为真正的教育"真正的教育是民族解放、大众解放、人类解放的武器。"
  陶行知认为,就人的解放而言,教育比暴力革命的作用更为根本。在他看来,革命固然可以解放人,但革命是短暂的、非常态的,而且革命一旦成功,容易走向其反面;教育解放人则是长期、持续的,而且是持效、大面积的。早在1916年,陶行知就指出:"余今生之唯一目的在于经由教育而非军事革命创造一民主国家。鉴于我中华民国突然诞生所带来之种种严重缺陷,余乃深信,如无真正之公众教育,真正之民国即不能存在。余矢志以教育管理为终身事业。"他是虔诚的"教育救国者"
  其次,通过"生活教育"解放人,是因为以往教育使人处于被压迫、被奴役之中。"从前是一个人的主人教育与四万万人的奴隶教育,和文武百官的奴才教育,而今要四万万人民的主人教育、文武百官的人才教育。"其原因在于统治者"视教育为一种统治工具,为少数人之专利品,为保持定型社会之手段。"由于以往教育与社会脱节,学非所用、用非所学成为常态;学生离开死的学校踏入活的社会,便茫然无所措手足,一无所能;教育者尽管办教育,而学生知识低落依旧,人民无知无能依旧。教育的成绩,只是养成一些博士学士、政客官僚的候补者。如此教育,与发展文明、养成健全国民、推进国家与民族强盛背道而驰。因此,"今后之教育,应着重鼓舞国民之民族自觉,锻炼其解脱民族束缚,争取民族之自由平等之政治意识与斗争精神,以适应未来之伟大时代。""我的教育思想和实践活动就是生活教育,我反对束缚人们手脑和行动自由的传统教育。我所提倡施行近二十年的生活教育主张是生活的、行动的、大众的、前进的、世界的、历史的。"
  再次,教育解放人要从具体而微方面做起。这包括:其一通过教育实现人的自我解放。"如果我们是书呆子,我们还得解放我们自己的软手软脚,解放我们自己的呆头呆脑。如果我们是田呆子、机器呆子,得解放我们自己的笨头笨脑,解放我们自己的粗手粗脚!"其二解放学生。把学习的基本自由还给学生:解放他的头脑,使他能想;解放他的双手,使他能干;解放他的眼睛,使他能看;解放他的嘴,使他能谈;解放他的空间,使他能到大自然大社会里去取得更丰富的学问;解放他的时间,给他一些空闲时间消化所学,并且学一点他自已渴望要学的学问,干一点他自己高兴干的事情。其三,解放大众。大众要具有大众之德,大众之德有三:"一是觉悟;二是联合;三是争取解放。"解放大众需要从文化入手,即大众文化之解放他指出:"生活教育是大众的教育大众自己办的教育,大众为生活解放而办的教育。"在陶行知看来,生活教育不仅解放个人,而且解放大众、解放人类。
  又次,教育解放人的目的在于将人培养成共和国国民。教育目的不在于培养奴才、奴隶,而在于培养健全的国民——新时代的创造者而非旧时代的继承者。早在1919年,陶行知就提出"新教育";所谓""其意有三:一为"自新",能自我更新而非模仿;二为"常新",日日更新而非固定不变;三为"全新",不仅形式新而且精神新。"新教育"的作用就是用新的学理、新的方法,来改造学生的经验,使人夭天天改造、天天进步、天天往好路上走;"新教育"的目的是使人成为共和国国民,这种国民具备两种素质:其一能够利用自然,创造物质文明,即"教人求真",使人成才;其二,富于共和精神,使人人能自由受着自己的本分去做各种事业,服务于人类,即"学做真人",使人成人。前者使人富有理性,后者使人富于德性、情感性和创造性。"真人"一定是自主、自立、自主行动且不断进步的共和国民。这种国民在求学时须养成科学精神、改造社会的精神、坚强人格和百折不回的坚毅品质。
  最后,教育解放人是为了达到社会的解放,实现社会的民主、公平、正义。解放人需要环境民主既是环境又是目的。民主就是人民当家做主。陶行知认为民主对个人、大众、民族、国家具有莫大益处:"民主能叫四万万五千万老百姓团结成一个巨人。民主能给我们和平,永远消除内战之危机。民主好比是政治的盘尼西林,肃清一切中国病。民主又好比精神的维他命,给我们新的力量,来创造一个自由独立进步的新中国和一个富足平等幸福的新世界。民主第一,人民万岁。"民主包括政活的、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国际的。其中,政治民主是关键,"有民有、民治、民享的政治,才有民有、民治、民享的教育。"民主不是等来的,也不是被恩赐的,民主需要教育来实现:在民主不够的时代,民主教育的任务是教人争取民主;到了政治走上民主之路,民主教育的任务,是配合整个国家之创造计划,教人依着民主的原则,发挥个人及集体的创造力,为全民造幸福。陶行知将自己一生精力投入到人的解放与社会的民主之中。陆定一在悼念陶行知悼词中说:"他有另外一种目的,这个目的,就是唤起人民,自己解放自己。他把人民看作人,而不是看作奴隶与顺民,他主张人民的解放。他又相信人民的力量,人民的智慧。所以他相信人民能够自己解放自己。"[1]
  二、"闻知""亲知""推知""生语教育"的知识论
  教育价值的实现需要条件,知识是教育价值得以实现的重要载体。但是,知识具有不同种类,不同类型的知识具有不同的性质与作用,获取的途径、方法与场所也不相同,能够达成的教育目的亦不相同。从解放人的价值取向出发,陶行知在兼顾书本知识——"闻知"的同时,更加重视实践性知识——"亲矩'与批判性知识——"推知";其中,"闻知"是有关过去的知识,是保持传统和维持现有社会秩序不可或缺的知识;"亲知"是通过实践活动或应用知识解决问题中获得的知识,使人具有实践或行动的能力,使人成才;"推知"是人通过有意识的反思活动、在摆脱控制人的枷锁过程中所获得的知识,使人具有反省能力,使人获得解放、成其为人。由此,形成与其生活教育价值取向一致的知识论。从解放人的目的出发,陶行知认为人必须从自己的经验里发生出来的知识作为根,然后别人的经验才能接得上去,"以教学做合一的理论说来,亲知是一切知识的基础。没有亲知做基础,闻知和推知皆为不可能。"
  "闻知"是从师友、书本中得来的知识。这类知识可以被律则为某种规则,如各种原理、学说、理论、原则、规则等等。其特性在于有确定性能够被公式化、被记录、被言说、被记忆、被传授、被学习。学习这类知识方便、可靠的对象是书本。陶行知没有否认书本知识的作用。由于陶行知视教育为解放人与改造社会的主要方式,对教育中的书本知识,陶行知提出四个观点:其一,书本知识是前人认识与经验的结果,对学习者而言,它不仅是过去的,而且是死的;其二,书本知识有真有伪,可以为人服务,也可成为人的枷锁;第三,书本知识是拿来用的,不是背的、记的;其四,在专制时代,书本知识常常被改造为统治的工具——"伪知识",用于维护统治者的利益。由于中国有着悠久的专制历史,陶行知对最后一点尤其重视。专制皇帝出于维护专制皇权的需要,努力维护"伪知识"并创造出一个"伪知识阶级""帝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哪里是收买伪知识;他只是利用名利、权位的手段引诱全国天才进入伪知识'的圈套,成为废人,不能与他的儿孙争雄罢了。"这种知识对于维护统治者的统治具有重大意义。然而,一旦遇到挑战,其弊端暴露无遗,"皇帝与民争,用伪知识来消磨民间的天才,确是一个很妙的计策。等到民间的天才消磨已尽,忽然发生了国与国争,以伪知识的国与真知识的国抗衡,好比是拿鸡蛋碰石头,哪有不破碎的道理!"在统治者的威逼利诱下,中国事育走入歧途,"中国的教员、学生,实在太迷信书本了。他们以为书本可以耕田、织布、治国、平天下,只要读读书就会了。书本是个重要的工具,但书本
以外的工具还多着呢。……我们不排斥书本,但决不许书本做狄克推多(独裁者——引者注)"
  因此,在陶行知看来书本知识是知识的一种而非全部;书本知识有真有假,对学习者而言,书本知识的作用并非都是正面的,其对个人发展的作用有限。
  "亲知",是亲身参与实践活动得来的知识。依据实践情况可分为两种:其一,直接参与实践活动,从实践中获得的知识。陶行知主张多实践、多行动。他以大量实例说明从实践中获取知识的重要性,"譬如游泳要在水里游,学游泳,就须在水里学。若不下水,只管在岸上读游泳的书籍,做游泳的动作,纵然学了一世,到了下水的时候,还是要沉下去的。"直接参与实践不是盲目蛮干,需要有探究并能有所体悟,即"实验""试验"。他说:"实验就是一种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有步骤、有创意的把戏。把戏或实验都是一种行动。"试验就是"内省其才,外度其势;视阻力为当然,失败为难免;复贯以再接再厉之精神,然后功可成也。 "陶行知给试验以高度重视:试验是发明之利器,发明必资试验。他甚至认为,试验是人禽之分、文野之别、科技之异、教育之不同的根本原因。其二,在应用知识解决问题过程中获得的知识。由于人的生命有限性与从事活动的具体性,陶行知主张将"闻知"用于实践,去解决自己面对的问题。对于科学知识,能应用者为真,否则为假;知识之真假,由实验验证。因此,以原理指导经验,以经验发挥原理,原理与经验联结,方为有用之真知识,方能应用于行为上。学校要给学生以自动之机会,自己研究,自己判断,用自己的方法达到一定之目的,培养独创能力,学生毕业后的创造力、判断力自能充足,此即共和国教育之目的。所以,"亲知"是应用知识的知识,是一种能力——实践或行动的能力,是使人成才的标志,是承担共和国国民的义务的能力。
  对于"亲知",陶行知除做具体分析外,还以事例予以说明。瓦特、法拉第,这两位没有学校教育经历的学徒,却是蒸汽机与发电机的发明者,引发了第一次产业革命和电气时代的到来;爱迪生,在学校待了不到三个月便被老师认为不堪造就而离开学校,却有一千三百二十八项发明成果,改变了人类的生存状态。他们无一例外具有从做中学的学徒教育经历。对个人而言,这是在实践中获得实践性知识,这种知识不是从书本中获得的,与书本知识不属同一种类,具有的性质与作用也不相同;这种知识不可以语言表述出来,只属于活着的个体且不能复制。
  "推知",是自己推想出来的知识。推想不是凭空想象,"亲知"是基础,"闻知"与现实是对象,人的解放是目的。所以,"推知"就是在"亲知"基础上,通过反省与严密推理,获得与人的解放旨趣相一致的知识。通过"闻知"得来的书本知识在帮助人解决问题的同时,可能成为人进一步发展的枷锁,成为控制人的有效方式,这正如上文指出的统治者如何利用"伪知识"使天下无真才、实才的现实。"推知"就是人通过有意识的反思与批判活动,在不断摆脱控制自己枷锁的过程中所获得的知识,是反省知识,也是一种能力——反省的能力,是人成为人的标志。早在学生时代,陶行知即著《因循篇》,对陈陈相因的教育进行了反思与批判。"因循之人,除退化无收效,除敷衍无方法。对于事言,是为放弛责任;对于己言,是为自暴自弃。阳膺职守,其实滥竽也。"因循之因在畏难、在懒惰、在自满、在自私、在宴安,因循之果使人失机宜、长懒
惰、伤名誉、妨进步、引他人因循、使整个社会、国家处于因循之中;因循之害,既足于自误,复足于误人,更足以误国。生活在专制制度下的陶行知,对当权者在教育领域的倒行逆施予以深刻反省与严厉批判:"自国民党主政以来,即厉行党治,一切庶政,都以党化'为前提,举凡人民思想与言论,概加束缚。……数年来青年之断送于此者,盖已无可计数。吾人诚不知当局对于此种限制,是否能确信其遂足以渴仰人民不可遏抑之思潮?"所以,"推知"有以下几个特点:其一,"推知"与人的解放的价值取向密切相连,是有关价值取向的知识;其二,"推知"是个人通过反省与批判获得的知识,并与反省与批判程度成正比;其三,"推知"是人成为人的标志,对个人具有重大意义;对社会而言,"摊知"具有"破坏性的建设作用",即对当前社会有害而社会长远发展有利;所以,"推知"是让社会按照人们期望的方向发展不可或缺的内容;其四,"据知"不确定,不能被公式化,不能被言说、记录、传授,只属于活着的个体且不能复制。
  "闻知""亲知""推知"分属三类不同性质的知识,存在显著差别,但并非毫无联系。从源头上考察,"亲知"是一切知识的源泉;"亲知"一旦以实物或文本的形式积淀下来,便成为"闻知";学习者可以将"闻知"应用于自己的实践中,不仅可以将"闻知"活化,成为自己的一部分,而且可以检验"闻知"的真伪,并创造出新知识。关于"闻知""亲知'的关系,陶行知说:假使我们抹煞别人经验里所发生的知识而不去运用,那真可算是世界第一个大呆子。我们的问题是要如何运用别人经验里所发生的知识使它成为我们的真知识,而不要成为我们的伪知识。……如果把别人从经验发生之知识接到我们从自己经验发生的知识之上去那么我们的知该必可格外扩充,生活必可格外丰富。……至此别人的知识已经变成为我们的真知识。
  同时,"闻知"还为"推知"提供了对象,"推知"就是在对"闻知"的反省与批判的过程中形成的知识。"亲知""推知"不确定,不能被言说、记录、教授,然而,一旦被记录下来或表述出来,尽管不是它本身,却成为与以往"闻知"不同的"闻知"。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闻知"不仅在数量上不断增加,品质也在不断改善。针对当时"学校里所注重的知识只是闻知,几乎以闻知概括一切知识"的现实,陶行知给后两者以高度重视。在他看来,教育目的就是使人成人成才,"亲知"是使人成才的标志,"推知"是使人成人的标志,两者是达成教育目的不可或缺的内容。正是有此认识,陶行知尖锐地指出:"仿我者死,创我者生"。由于"亲知""推知"是在任何地方与任何时间都可以获得的知识,因此,教育的场所并不限于学校,农场、工厂、商店甚至监狱等社会机构乃至大自然都是获得知识的场所。他说:"民主教育的教材,应从丰富中求精华,教科书以外求课外的东西,并且要从学校以外到大自然、大社会中求得活的教材。"因此,他的"社会即学校"主张成为其知识观的一个自然结果。

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陶行知

版权所有:上海市行知中学
COPYRIGHT @ 2014 SHANGHAI XINGZHI HIGH SCHOOL
地址:上海市宝山区子青路99号 邮编:201900 电话:021-56104504 http://www.xzh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