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行知教育思想 首页 > 行知研究 > 陶行知教育思想
陶行知先生的教育改革观及其现代启示 来源:  作者:  点击率:7852次 时间:2016-05-30  
    摘 要教育改革是现代教育发展过程中的主旋律。面向广大民众现实生活的教育改革目的、立足生活独立创造教育改革理念、科学基础上的改造试验的教育改革方法,构成了陶行知先生教育改革思想的基本框架,给我们今天的教育改革以极大启迪,值得我们认真学习。
  关键词陶行知;教育改革;现代启示

  陶行知先生的一生,是教育探索的一生,更是教育改革的一生。他的教育改革观及其教育改革实践,对今天的教育发展依然具有重要的启示。
  一、教育改革的目的:面向广大民众的生活
  在陶行知先生看来,中国的教育改革,必须立足于未来国家主人翁的培养。在一个现代的民主国家中,广大的民众才是国家的真正主人。所以他强烈呼吁要重视民众的受教育程度,并对他们“施以相当之教育,而养成其为国家主人翁之资格”。[1](P43-54)而这也意味着陶行知先生思考教育改革的问题时,并不是就教育而论改革,而是带着中国教育的方向问题进行思考,从而将教育改革的目的与国家的命运前途联系在了一起,并以民众教育为教育改革的核心与基本手段。可见,立足于广大民众的生活,成为陶行知先生教育改革思想的基本出发点和终极目标所在。
其实,早在1917年留美回国时,陶行知先生就已立志“要使全国人都受到教育”。[2](674-675)1927年3月,在陶行知等人的努力下,教育改进社设立了晓庄试验乡村师范学校。陶行知先生进一步强调“:我们是为着一个共同的使命来的,这使命便是教导乡下阿斗做中华民国的主人。”[3](P212)1928年,陶行知先生将其32篇教育论著编辑出版,书名就确定为《中国教育改造》。他认为,国外的学校生活虽然有许多益处,但“贵族的风尚,却是很大的缺点”。中国的教育改革,不能直接搬用西方的教育模式,而是要致力于民众教育的普及。他说“:我们所要普及的,不是少爷教育,不是小姐教育,不是政客教育,不是书呆子教育”,我们所要普及的是:“以大众的工作,养活大众的生命;以大众的科学,明了大众的生命;以大众的团体的力量,保护大众的生命”。[4](P636)他还进一步指出,从大众的立场上看,社会是大众惟一的学校,生活是大众惟一的教育。因此,中国教育改革的核心与关键就是实行大众的生活的教育,这成为陶行知先生终生奋斗的一个重要目标,也成为他进行教育改革理论探讨与思考的核心所在。正如1939年陶行知先生在总结生活教育社的工作时所说的“:在这12年当中,应客观环境的需要,我们是发动了四个教育运动:即乡村教育、普及教育、国难教育、战时教育。这四个运动只是一个运动的四个阶段,这一个运动便是生活教育运动。”[5](P337-339)
  陶行知先生认为,大众的生活教育之所以成为中国教育改革的核心与方向所在,主要就在于生活对于个体生命存在与发展的重要性。他"深信生活是教育的中心",人不能离开社会生活的经验而空谈教育,人生活的过程便是受教育的过程,过什么生活,便是受什么教育。因此,过少爷的生活,虽天天读劳动的书,也不能算是受劳动的教育;过迷信的生活,虽天天昕科学演讲,也不算是受科学的教育。要想受什么教育,便须过什么生活。因此,中国教育改革最关键的就在于学校要通过生活教育培植学生的生活力,"使得个个人的生活力更加润泽丰富强健,更能抵御病痛,胜过困难,解决问题,担当责任。学校必须给学生一种生活力,使他们可以单独或共同去征服自然、改造社会。"[6](p641)他还说:"生活教育断断乎不能算他是受劳动教育。生活教育是运用生活的力量来改造生活。"[3](p210)中国传统教育的一个缺陷就在于将教育与生活割裂开来,造成教育与个体现实生活的脱离;而洋化教育最大的不足则是与中国教育的实际脱离,与中国大众的生活实际脱离。所以中国教育改革既要纠正传统教育的弊端,也要防止洋化教育的不足。这种认识对我们今天的教育改革深化让人具有振聋发赣的警示作用。
  二、教育改革的理念:立足生活的独立创造
  陶行知先生认为,立足于大众的生活的教育改革,是活生生的个体生活现实,而不是固有经验的重复,或者成功的移植。因此,中国的教育改革,必须立足于个体现实生活,并以生活为依据进行独立创造。在他看来,中国的教育"向来是抄袭",要改变这种局面,"教育要有创造的精神。"[7](p553)在1918年,他就中国的教育现状提出批评,认为中国教育虽然有了一些改观,但缺乏根本性的改变,其原因就在于既有人拘于古法,沿袭旧法,徒仍旧贯。随着近代以来国门的渐次打开,中国接触了许多国外的教育思想和成功的教育经验,再加上中国贫弱的社会现实,使得许多人盲目轻信国外的教育,直接照搬照用国外的教育。陶行知先生坚决反对这种迷信国外教育的做法,他认为:"仪型他国,则吾人以为新,他人以为旧矣。"1922年讨论新学制时,陶行知又提出学习美国的风气也不是健全的趋势,他明确指出:"诸先进国家,办学久的几百年;短的亦数十年。他们的经验,可以给我们参考的,却是不少,而不能采取得益的,亦复很多。今当改革之时,我们对于外国学制的经验,应该明辨择善,决不可舍己从人,轻于吸收。"[8](p190)
  在陶行知先生看来,食古不化,拘泥于传统,教育必将是死路一条;同样地,"仪型他国",盲目照搬,也将导致中国教育改革的失败。中国教育改革要取得成功,只有站在独立基础上进行创造。历史事实也证明,只有在独立基础之上的教育创造,也才是真正有生命力的教育改革。所以,1925年,美国道尔顿制创始人柏克赫司特女士访华时,陶行知先生给予她高度的赞扬,认为她是一位教育创造家,"她能以精齐的思想创造学理;她能以实行的能力实现她的思想。一面想,一面行,思想实行,互相印证,而发明新学理。"正是因为陶行知先生坚持独立自主的创造,反对迷信外国、反对墨守成规,这才使得他突破了杜威教育理论的框架,而形成了他独具特色"生活教育理论"。作为杜威的及门弟子的他,在对杜威的教育理论进行客观介绍的同时,并没有直接将杜威的理论运用到他的教育改革实践中去,而是将杜威的"教育即生活"理论改造成了"生活即教育",将杜威的"学校即社会"理论改造成了"社会即学校",使得教育改革与大众的生活实际更加贴近,更加符合中国的社会和教育现实。陶行知先生明确指出:"我们主张‘社会即学校',是因为在‘学校即社会'的主张下,学校里的东西太少,不如反过来主张‘社会即学校',教育的材料、教育的方法、教育的工具、教育的环境,都可以大大增加,学生、先生也可以更多起来。"[9](p199-201)为了进一步打通教育、生活、现实之间的阻隔,陶行知先生又创造性地提出了"教学做合一"的主张,使得他的生活教育理论进一步得到了完善,也成为他在中国教育改造过程中的一大创举,对中国现代教育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陶行知先生还认为,教育改革中的独立创造并不仅仅只是个体创造潜能的开发,而是要着眼于大众的生活教育的整体开发,要着力于中国社会的整体性变革,要通过教育使"处处是创造之地,天天是创造之时,人人是创造之人",要"教民造富;教民均富;教民知富;教民拿民权以遂民生而保民族;是教人民造富的社会,而不造富的个人。"[3](p207-212)因此,在教育改革的过程中,个别的成功并不意味着成功,只有整体的成功、创新和突破,才是真正的独立创造,也是真正有价值的独立创造。所以,他语重心长地告诫晓庄师范的学生:"晓庄同志无论到什么地方去,如果只能办成晓庄一样的学校,便算本领没有学到家,便算失败。没有两个环境是相同的,怎能同样的办?晓庄同志要创造和晓庄大不同的学校才算是和晓庄同,才算是一流的贡献,才算是有些成功。"[3](p214)中国教育改革目前正在走向多样化、特色化,重温陶行知先生的相关教导,无疑会给处于21世纪的我们更多的启迪。
  三、教育改革的方法:科学基础上的改造试验
  陶行知先生认为,中国教育改革的方法,只有在服从于大众的生活的教育目的时,突出社会改造这一主题时,才能够真正发挥其应有的效用。因此他说:"我有时提倡平民教育,有时提倡乡村教育,有时提倡劳苦大众教育,不知道的人以为我见异思迁,欢喜翻新花样,其实我心中只有一个中心问题,这问题便是如何使教育普及,如何使没有机会受教育的人可以得到他们所需要的教育。"[10](p718)这也就意味着中国的教育改革不是局部的、个别的教育改革,而是根本的、整体的教育改革。这样的改革并不是被动地去适应现实生活,而是要植根于现实生活之中,达到改造现实生活的目的。
  因此,中国教育改革的方法,首先是能够有效解决中国现实问题的方法。正如陶行知先生在1927年3月晓庄试验乡村师范学校正式开学时所指出的:"我们现在要在中国实际生活上面找问题,在此问题上,一面实行工作,一面极力谋改进和解决。我们认定必须这样,将来中国的新教育才能产生!"[1](p18)
  为了有效解决当时我国4亿人口中有两亿多是文盲的问题,陶行知先生针对这些文盲中占一半的青年人大多是劳苦人民,既无钱也无时间读书的现实,重点开展了平民教育活动。他不仅和朱其慧、黄炎培、胡适、晏阳初等人共同发起成立了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编写了《平民千字课》的课本,深入工矿、商店、饭铺、兵营、清节堂、济良所、监狱等进行宣传与发动,并积极争取各地的上层人物、军政首脑、社会名流都来支持这个运动。还用"请罗汉"的办法,使平民教育运动在短短9个月中就推广到20多个省区,能读《平民千字课》的达到50万人。在推动中国教育改革的试验过程中,遇到实际情况与原来的设想有所不合时,陶行知先生就会及时调整方法并努力创造新的方法,如发现在一般学校的形式下,不可能彻底采用教学做合一方法的时候,就发明了"艺友制";当发现中国的乡村多是单级学校,而建设中心小学非常困难时,他们多次改变试验计划,并最终找到了指导学生因地制宜,用最少的经费创办单级小学的方法。
  其次,中国的教育改革必须采用科学的试验方法。作为一名留学美国的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对科学在社会生活和教育改革中的作用非常清楚。他回国以后积极推动中国的教育改革运用科学试验方法。在他看来,"近二百年来,教育界之进步,皆由试验而来。"德国、美国教育上的进步都是教育试验研究的成果。因此,他指出,试验是发明之利器,试验虽未必皆有发明,但是欲有发明则必须经过试验。他说:"行动生困难,困难生疑问,疑问生假设,假设生试验,试验生断语,断语又生行动。如此演进于无穷。"[12](p361-365)
  教育改革试验,需要的是审慎和严谨的科学态度和脚踏实地的实事求是精神。陶行知先生对他所从事的教育改革,都秉持了科学的态度,从而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如为了办好师范教育,他花了很长时间,实地调查了我国一些地方的师范教育和其他教育的状况,提出了"师范教育从学制内容到教法都要从中国实际出发,符合我国国情"等一系列改革措施,使晓庄学校成为"代表世界教育未来的一道曙光"。在陶行知先生看来,科学的方法意味着不仅意味着严谨审慎的态度,更意味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因此,"认定中国是个穷国,必得用穷的方法去普及穷人所需要的粗菜淡饭的教育,不用浪费的方法去普及穷人所不需要的少爷、小姐、书呆子的教育。"而这种方法也是平民教育的基本方法,无论中外,概莫能外。所以他在介绍杜威的教育学说时特意强调"杜威先生素来所主张的,是要拿平民主义做教育目的,试验主义做教育方法。"
  可见,面向广大民众现实生活的教育改革目的、立足生活独立创造教育改革理念、科学基础上的改造试验的教育改革方法,构成了陶行知先生教育改革思想的基本框架。在这个框架下,陶行知先生不仅积累了丰富的教育实践经验,促进了当时教育的改革和发展,也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教育理论遗产。陶行知先生的一生,是教育探索的一生,更是教育改革的一生。他力图通过对旧教育的改造和对新教育的创造来"教人做主人,做自己的主人,做国家的主人,做世界的主人",不仅是中国教育发展的方向,也是中国教育改革的方向,今天仍然值得我们深入探索和思考。

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陶行知

版权所有:上海市行知中学
COPYRIGHT @ 2014 SHANGHAI XINGZHI HIGH SCHOOL
地址:上海市宝山区子青路99号 邮编:201900 电话:021-56104504 http://www.xzh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