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行知教育思想发展性研究 首页 > 行知研究 > 陶行知教育思想发展性研究
试论陶行知“教学做合一”下的教材观 来源:  作者:  点击率:7563次 时间:2015-01-21  
 

摘 要 在教学做合一的教学理论下,陶行知对教材有着精辟论述和亲身实践,其教材观主要包括三个思想观点:教材,教材是一种工具,教材是拿来的;教材要以生活为中心;好教材具有三种力量,即引导人去操作思考创新的力量。
  关键词 陶行知,教学做合一,教材观

  1 引言
  20世纪初,陶行知在进行教育理论和实践的探索过程中,从中国国情和教育现实出发,批判地吸收了中国传统的教育教学理论,扬弃并借鉴了西方现代进步主义教育的合理因素,创造了教学做合一的教学理论。
  教学做合一的教学思想内容十分丰富,涉及到教学领域内教学任务、教与学、师生关系、理论与实践的关系等许多问题。陶行知认为,事怎样做就怎样学,怎样学就怎样教;教的法子要根据学的法子,学的法子要根据做的法子。”[1]“教学做是一件事,不是三件事。我们要在做上教,在做上学。在做上教的是先生;在做上学的是学生。”[2]“做是学的中心也是教的中心。”[3]
  在教学做合一的理论指导下,陶行知对教材有着精辟论述和亲身实践,他还专门写了《教学做合一下之教科书》一文来阐明其观点。本文旨在对陶行知的教学做合一下的教材观进行梳理,希望能为目前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中的教材建设提供借鉴。
  2 三个重要思想观点
  2.1 教材
  在教学做合一下,教材是一种工具,教材是拿来的。这是陶行知对教材的态度的基本观点。可见,陶行知在教学做合一下,对教材的定位十分明确。
  在晓庄师范学校实践教学做合一理论的时期,陶行知对于教学做合一下的读书态度已经很明确了。朱端琰先生曾向陶行知提出问题:晓庄因实行教学做合一不就忽略了看书吗?陶行知回答,晓庄看书的时间是有规定的;所看的书也是有指定的。但比别的学校自由得多。我们对于书籍有一条方针:做什么事用什么书。我们反对为读书而读书。陶行知在《伪知识阶级》一文中也清楚地表达了他对读书的态度,我们为了避免堕入伪知识阶级的诡计起见,主张用书不主张读书
  陶行知认为用书必有目的我们对于一本书的见面问,是:你有什么用处(当然是广义的用处)?为读书而读书,为讲书而讲书,为听书而听书,为看书而看书,再不应该夺取我们宝贵的光阴。”[4]
  对于教科书,陶行知的观点十分明确,教学做合一指示我们:做什么事用什么书。”[5]“书是一种工具,一种生活的工具,一种的工具。工具是给人用的;书也是给人用的。”[6]“教学做合一的理论不是不要书;它要用的数目之大,比现在的教科书要多得多。它只是不要纯粹以文字来做中心的教科书,因为这些书是木头刀切不下菜来。过什么生活用什么书。做什么事用什么书。不用书,或用书而用的不够,用得不当,都非教学做合一的理论所允许的。”[7]陶行知反对死读书,也劝人不要做书呆子,认为书是一种工具,只能用,不可读[8]
  陶行知主张教材的观点,与当时中国的教科书以文字为中心以文字当教育,以文字之外别无教育的状况,可谓形成鲜明的对比。
  陶行知曾指出[9]:从光绪年间到30年代(20世纪),中国的教科书在枝节上虽有些进步,但在根本上是一点儿变化也没有,还是以文字做中心;中国教科书是认字的书,读文的书罢了;中国教科书虽然以文字做中心,但是所用的文字还不是第一流的文字;不但用不好的文字做中心,并且用零碎的文字做中心,每课只教几个字,传授一点零碎的知识;以文字为中心的教科书的主要问题在于把文字当教育,而文字之外别无教育。
  可见,陶行知在教学做合一下,强调教材是一种工具,主张教材的思想观点,在当时不愧是具有历史性的进步意义。
  2.2 以生活为中心
  以生活为中心是陶行知对教材的总的要求。
  陶行知指出,当时中国的教科书不教你在利用自然上认识自然,不教你试验,不教你创造”[10]只能把你造成一个自然科学的书呆子”[11]。陶行知认为,以文字为中心的教科书的主要问题在于把文字当教育,而文字之外别无教育。以文字做中心之教科书,实便于先生讲解,学生静听。于是讲书、听书、读书便等于正式教育而占领了几乎全部之时间。它使人坐而言,不使人起而行。”[12]陶行知认为,中国的教科书是死的、假的、静止的是创造、建设、生产的最大障碍物
  教学做有一个公共中心,这中心就是事,就是实际生活”[13]。在教学做合一的理论下,陶行知提出了对教材的要求,我们要活的书,不要死的书;要真的书,不要假的书;要动的书,不要死的书;要用的书,不要读的书。总起来说,我们要以生活为中心的教学做指导,不要以文字为中心的教科书”[14]。由此,我们可以大胆推断,陶行知对教材提出以生活为中心的要求,其最大目的是为了坚持以实际生活教学做的中心。
  陶行知还声明,以生活为中心的教科书是不拘泥于文字之改变的。他对此的解释是:倘使真的拿生活为中心使文字退到工具的地位,从死、假的、静的、读的,一变而为活的、真的、动的、用的,那末就称它为教科书,我也不反对;倘使名字改为生活用书或教学做指导,还是一文字为中心,便利先生讲解,学生静听,而不引人去做,我也不能赞成。但是,如果能够做到名实相符,那就格外的好了。”[15]
  2.3 好教材具有三种力量
  陶行知认为教材编得对不对,好不好,有三条评价标准[16],即(1看它有没有引导人动作的力量,看它有没有引导人干了一个动作又要干一个动作的力量”[17];(2看它有没有引导人思想的力量,看它有没有引导人想了又想的力量”[18];(3看它有没有引导人产生新价值的力量,看它有没有引导人产生新益求新的新价值的力量”[19]。这三条标准不仅是评价教材的标准,而且也是选书的标准[20]
  这三条评价标准分别对应了一种引导人的力量,这三种力量归结起来就是要引导人去操作思考创新的三种力量。
  教材要有引导人去操作的力量。教学做合一强调要在做上教,在做上学”[21]做是学的中心也是教的中心”[22]。评价教材好坏的标准的第一条就是与密切相关的。这一条也符合教材的基本观点。如果教材符合第一条标准,具有引导人去操作的力量,那么这样的教材,就有助于实现教学做合一
  教材要有引导人去思考的力量。对于的定义是在劳力上劳心”[23],对此陶行知做了解释,单纯的劳力,只是蛮干,不能算是做,单纯的劳心,只是空想,也不算做,真正的做只是在劳力上劳心”[24]。陶行知指出,我们做一件事便要想如何可以把这件事做好,如何运用书本,如何运用别人的经验,如何使得着一切工具使这件事做得最好。”[25]“教学做合一不但不忽视精神上的自动,而且因为有了在劳力上劳心,脚踏实地的为它的中心,精神便随而愈加奋发。”[26]“教学做合一要求人用脑去思考,这就要求所用的教材要有引导人去思考的力量。
  教材要有引导人去创新的力量。将第三条评价教材的标准对应的力量归结为创新,还不能准确地完整地表达陶行知先生的意思。其实,陶行知提出的第三条评价标准,至少还包括了三层含义,即创造探索试验。将这一标准归结为创新,原因是陶行知提出的这一标准强调了新价值创新的含义与产生新价值要表达的意思最为一致。
  3 总结
  综上所述,陶行知在教学做合一的理论下的教材观主要包括三个思想观点:第一,教材,教材是一种工具,教材是拿来的;第二,教材要以生活为中心;第三,好教材具有三种力量,即引导人去操作思考创新的力量。
  以上的三个教材观,综合了陶行知在教学做合一理论下对教材的态度、要求、评价标准等。这些教材观,不仅在当时具有历史性的进步意义,而且对当前的教学也具有相当高的参考价值。

参考文献
[1]
江苏生陶行知教育思想研究会,南京晓庄师范陶行知研究室. 陶行知文集[M]. 江苏:江苏人民出版社,1981
[2]
童富勇,胡国枢. 陶行知传[M]. 北京:科学教育出版社,1991

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陶行知

版权所有:上海市行知中学
COPYRIGHT @ 2014 SHANGHAI XINGZHI HIGH SCHOOL
地址:上海市宝山区子青路99号 邮编:201900 电话:021-56104504 http://www.xzhs.org/